left-caret
出版物

attorney authored

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与中国:一决胜负就在今年?

May 03, 2016

By Paul Hastings Professional

国际贸易市场的观察者对这样一种论调很熟悉:“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以下简称CFIUS)对中国投资者存在偏见。尽管政策制定者宣称其流程中立于投资者之外、政治无涉且关注核心国家安全问题,但事实是CFIUS是美国经济大门的保镖,控制我们最强大的地缘政治对手进入美国市场。”正如前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2011年向美国政府官员抱怨的那样,对中国投资的审查“既不公平也不透明”。

他是正确的吗?也许是。这场辩论或许将终结于2016年。仅仅在前两个月内,CFIUS便在否决中国在美国技术领域的三笔重大交易中扮演了决定性角色,且即将出现第四笔交易。确切来说,在第一个案例中CFIUS完成了调查并驳回了交易双方的提议以缓和未披露的国家安全问题。第二笔交易没能进展到CFIUS审查阶段。美国目标公司拒绝了中国公司的要约而选择了一家美国公司略低的报价,理由是中国公司的全面收购会被CFIUS阻拦,而这是“不可接受的风险”。在第三笔交易中,CFIUS将初步审查转入正式调查这一常规决定为交易提供了一个“安全出口”,中国投资者借此退出了交易。接下来的数周我们还将看到CFIUS全力应付巨型国有企业中国化工对瑞士农业科技公司先正达(Syngenta)的收购,据报道,该交易的标的额为430亿美元,后者在美国境内拥有着化学及研发设备。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加速进行境外并购。而美国对中国公司来说仍旧是最稳定且最受欢迎的投资地,在美国他们能避免在本国经济市场的资产贬值中蒙受损失并能在投资过程中保证技术发展。没有任何证据显示CFIUS正针对中国并购加强审查,但经审查的中国投资数量的绝对增长预示着世界经济超级强权之间的全面经济对抗。

四周内的三笔投资

2016年1月22日至2月23日期间的四个星期对于在美中国投资而言是惨淡的,市场上有三笔交易部分由于CFIUS的原因而被叫停。

飞利浦与GO Scale Capital  1月22日,荷兰公司飞利浦宣布双方终止一笔去年公布的、标的额为28亿美元的交易。该交易本拟定由中国的GO Scale Capital领头的财团收购总部位于加州的飞利浦Lumileds公司80.1%的股份。该交易很快在CFIUS处遇到了麻烦,飞利浦公司早在2015年10月便提及美国对该笔投资存在“顾虑”

在宣布交易终止时,飞利浦的CEO解释道,“尽管飞利浦和GO Scale Capital竭尽所能减轻委员会的顾虑,”CFIUS仍然否决了该笔交易。

交易双方不能披露CFIUS究竟为何否决该交易,但Lumileds拥有研发应用于LED照明领域的半导体材料的领先技术。先进电子技术——包括半导体制造——在中国的第十三个五年计划中占据重要地位,而美国的情报及国家安全
部门注意到了这一点。对投资Lumileds的否决可能充分反映了美国对这一领域内技术转让的担忧。

仙童与华润微电子  2月16日,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在一份证券申报文件中公布其正在拒绝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和清芯华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出的每股22美元的收购要约,并提及对CFIUS审查流程的担忧。仙童选择了继续履行与美国企业安森美半导体(ON Semiconductor)每股估值20美元的现有协议,一笔具有更少监管障碍的交易。尽管买方允诺承担“绝对责任(hell or high water)”保证义务以获得CFIUS的批准,且承诺在没有获得CFIUS批准的情况下支付1.08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仙童还是拒绝了中方的收购要约。在文件中,仙童提到,尽管其董事会普遍认为该中方牵头的交易“很有可能”获得CFIUS批准,但董事会同时认为放弃安森美半导体协议带来的好处(包括交易带来的股份溢价)转而接受中国的要约将让公司及其股东承受“因未获CFIUS批准而带来的不可接受的风险”

董事会总结道,该风险不能被1.08亿美元的逆向分手费所弥补。这可能是最清楚地呈现这一情形的案例:仅仅因为被CFIUS驳回的风险,中方为与出价更低、没有相似监管障碍的美方相竞争而做出的努力便化作泡影,尽管目标公司认为交易“很有可能”获得批准并在未获批准的情况下能获得大笔分手费。

西部数据与清华紫光  2月23日,在仙童发表声明正好一周后,美国存储技术公司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披露中国国有企业清华紫光退出收购其公司15%股份的交易,该交易估值为37.8亿美元。交易取消的消息一出,西部数据的股价下挫7%,这也会使得西部数据之后对闪存储存器公司SanDisk的整合变得更加复杂。紫光利用其投资协议中一个不寻常的条款退出交易,即如果CFIUS在初步审查后决定进行正式调查,任意一方均可在15天内退出交易。交易双方一定知道这个退出机制可能会被触发,因为CFIUS处理的大量案件都从初步审查阶段进入到了调查阶段——根据CFIUS最新的年度报告,2014年的147个案件中有52个案件便是

这些案件中的大部份被未加限制地批准了。

有明显的迹象表明,紫光做出终止交易的决定更多是由于对交易的经济前景不看好,而不是因为CFIUS最终会驳回或限制该交易。紫光本来有义务为西部数据的股份支付远高于市场的溢价,而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紫光母公司的董事长认为该笔投资对双方公司的投资者都会造成损害。

下一个大事件

正如被广泛报导的一样,由于先正达在美国维持着商业运营,中国化工和先正达并购案的双方需要通过CFIUS审查。审查的期限可能持续至今年夏天。目前没有重大消息显示通过审查会有问题或争议,但如果交易搁浅,2016年将成为中国在美投资迄今为止形势最严峻的一年。而这可能导致中国对CFIUS审查程序由积压的不满爆发为公开的批评,即不公开的审查流程给两国间的双边投资蒙上了一层让人难以接受的、不确定的阴霾。


“疑虑抑制了投资进入,”《中国日报(美国版)》(2011年12月9日)

   .

  .

  .

  .

“中国企业终止对西部数据的投资,使Sandisk__的整合项目复杂化”《华尔街日报》(2016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