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caret
出版物

client alerts

中国上市公司面临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的风险

December 06, 2020

By Michael L Zuppone

通过两党口头表决,众议院于2020年12月2日通过了参议院S. 945法案,以实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以下简称“《法案》”)。[1]参议院此前已一致通过《法案》,且参议院和众议院均预期《法案》将经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法案》一旦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以下简称“SEC”)实施,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将面临将其证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以及该等证券被禁止在美国境内交易的风险。根据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以下简称“PCAOB”)的统计,中国内地和香港共有17家于PCAOB注册的会计师事务所,合计为202家已上市和未上市中国公司签署了审计报告,相关公司总市值高达1.8万亿美元。[2]

SEC和PCAOB长期以来对于PCAOB无法执行《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的规定,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聘请的注册会计师事务所按联邦证券法要求进行的财务报表审计进行强制检查表示失望。2013年,PCAOB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及财政部签署了执法合作谅解备忘录,但是在随后的几年中,PCAOB认为其与中国的合作不足以使其及时获得执法所需的相关文件和证词。

该项新法规将适用于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而不论其行业或与中国军方之关联。这与美国总统2020年11月12日的行政命令形成鲜明对比─该行政命令自2021年1月11日起生效,禁止交易任何由美国国防部和财政部认定的“中国共产党军事公司”的公开交易证券(或其衍生品)。[3]

受《法案》约束的发行人类别

《法案》针对两类截然不同的在美上市外国公司规定义务并修正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

  • 在美上市外国公司聘请的PCAOB注册会计师事务所位于外国司法辖区,且由于外国政府机构所采取的立场导致PCAOB无法对其进行全面检查或调查(以下简称为“无法检查发行人”);及
  • 董事会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无法检查发行人(以下简称为“中共无法检查发行人”)。

《法案》适用于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但也适用于任何司法辖区的发行人,只要有关政府机构采取的立场导致PCAOB无法对任何于PCAOB注册且负责审计在美国进行证券交易的在美上市外国公司财务报表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全面检查或调查。[4]

针对无法检查发行人的SEC披露程序

《法案》要求SEC制定信息披露程序以贯彻其规定。具体而言,SEC必须根据PCAOB无法全面检查或调查的发行人财务报表审计报告确定每一无法检查发行人(自法案生效之日起,报告提交至SEC但PCAOB无法对报告进行全面检查或调查的每一年均为“无法检查年度”)。每一无法检查发行人必须向SEC提交文件以证明该发行人在相关外国司法辖区不属于政府实体所有或控制。

我们预计SEC将制定披露程序要求在美上市外国公司在其20F报表或10-K报表年报中披露每个无法检查年度的存在,并包括不受政府实体控制的披露或官方证明,或披露控制无法检查发行人的政府实体身份。《法案》要求SEC在其生效后的90天内发布实施细则,以确定提交有关政府实体控制文件的方式和形式。

适用于无法检查发行人的交易禁

如果SEC确定无法检查发行人经历了连续三(3)个无法检查年度,则SEC须禁止该发行人的股票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或任何场外交易市场进行交易。如果《法案》在12月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在2023年12月31日后,已结束会计年度且连续经历无法检查年度的公司将首先面临交易禁令。交易禁令将冻结该公司在美国的所有交易;因此,投资者将需要将其证券转移至能够在外国市场进行交易的外国经纪-经销商以获得交易流动性。

《法案》要求,一旦受影响的发行人向SEC证明其聘请了一家经PCAOB检查并于PCAOB注册的会计师事务所以满足SEC的监管要求,SEC即终止交易禁令。但是,如果SEC随后认定受影响的发行人又经历了一个无法检查年度,SEC应再次禁止其证券交易。如果在交易禁令恢复实施后的五年期末,该发行人向SEC证明其将聘请一家于PCAOB注册的会计师事务所,则SEC应终止之前恢复的交易禁令。

无法检查发行人的附加披露义务

《法案》直接规定了不需要SEC制定实施细则的附加披露义务。在无法检查年度内,每一无法检查发行人必须在其20F报表或10-K报表年报中披露以下内容:

  • 其聘请的PCAOB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准备审计报告的情况;
  • 其成立或组织的外国司法辖区政府实体所拥有发行人股份的百分比;以及
  • 外国司法辖区政府实体对发行人是否具有控制性财务权益。

中共无法检查发行人还必须披露:

  • 发行人或与发行人的相关运营实体的董事会成员中,每位中国共产党官员的姓名;及
  • 发行人的公司章程或其他等效文件是否包含中国共产党党章,包括任何该等党章的文本。

以上内容为英文版本译本,如中英文版本有任何差异,一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1]参见S. 945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第116届国会)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945/text

[2]参见China-Related Access Challengeshttps://pcaobus.org/oversight/international/china-related-access-challenges

[3]参见《关于应对证券投资中共军方企业威胁的行政命令》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executive-order-addressing-threat-securities-investments-finance-communist-chinese-military-companies/)。截至2020年8月28日,已有31家中国公司被指定为中共军方企业。请参阅以下嵌入式超文本链接在线获取国防部列表:第一部分第二和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

[4] 根据国会通过该法案的程序记录,PCAOB未能与监管机构达成允许在比利时、法国、香港和中国内地进行全面检查的协议;尽管PCAOB“目前正在制定协议以促成比利时和法国的合作,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最终达成合作协议以使得PCAOB能够进行全面检查。”国会记录H6032——众议院(2020年12月2日)(参见https://www.congress.gov/116/crec/2020/12/02/CREC-2020-12-02-pt1-PgH603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