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caret
出版物

client alerts

拜登政府的中美政策雏形初现

March 19, 2021

By Scott M. Flicker, Charles A. Patrizia, Randall V. Johnston, Quinn Dang, Talya Hutchison, Jeremy Gordon & Mary E. Rogers

2021年3月1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数家位于美国境内提供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的中国企业发出传票,以配合美国政府审查中国科技企业在美国供应链的角色。声明中并未明确指出涉及的中国企业。美国新任商务部部长Gina Raimondo表示,这些依据针对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的第13873号行政命令发出的传票,是对所涉公司进行调查的第一步,以决定拜登政府是否将针对中国科技企业采取进一步行动。

声明发布的时间节点很难不引起中国政府的注意。该声明在美国国务卿及国土安全顾问与中方在阿拉斯加举行的会谈前一天发布,而此次会谈也是拜登政府执政后中美双方的第一次高规格会谈。同时,该声明发布以前,美国国务院刚刚以中国政府“破坏”香港半自治为理由,宣布将依据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对中港两地的24名政府官员进行单边制裁。

上述举动表明拜登政府打算采取“全面应对”的方式以确保美国在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供应链的安全,并扩张其人权政策。上述行为很可能导致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脱钩持续加剧。

下文将概述美国商务部依据第13873号行政命令和《香港自治法案》涉及的筛选机制所发布的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法规。该法案的核心是美国政府对中港两地的政府官员实施单边制裁,并赋予美国政府制裁与有关官员交易的非美国金融机构的权力。

美国商务部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法规

2021年1月19日,美国商务部在当时执政的政府即将卸任前出台了一项临时最终规则,禁止或以其他方式限制美国与来自被认定为“外国对手”的国家或地区的人士进行有关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的交易。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的定义较为广泛,包括硬件、软件以及其他包括云计算在内的相关产品或服务。根据该法规对“外国对手”的定义,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内的中国地区(中国)、古巴共和国(古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俄罗斯联邦(俄罗斯)及委内瑞拉政治人士尼古拉斯·马杜罗(马杜罗政权)均包括在内。任何由“外国对手”所拥有、控制或受其管辖或指示的人设计、开发、生产或提供的有关信息,以及任何与通讯技术服务有关的承保交易,都会被视为根据该规则采取行动的对象。

美国政府表示,实施有关规则是基于国家安全考虑,以防止美国的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供应链遭受数据盗窃或攻击,进而对美国企业和政府产生广泛的负面影响。为防范这些风险,该规则创建了由美国商务部领导的新的筛选制度。重要的是,该审查主体机构不仅有权审查涉及“外国对手”对美国企业的收购——有关交易已经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范围内——同时也包括其他一般的商业安排,例如涉及上述对手所开发技术的“进口”、“交易”和“使用”行为。商务部实施逐案筛选和审查流程,决定是否对有关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交易:(i)予以禁止;(ii)不予禁止;或(iii)予以授权但需采经由商务部批准的缓解措施。任何违反美国商务部依据审查程序作出的决定的相关人员,都将受到《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简称“IEEPA”)的处罚。

该规则将于3月22日生效,但美国商务部部长已于发出传票的公开声明中确认拜登政府已经在此规则框架下快速采取措施和行动。

《香港自治法案》

美国国会于2020年6月通过《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简称“HKAA”),作为对中国出台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法的回应,借此单边惩罚被视为“破坏”香港自治的中港两地政府官员,以及与之交易的外国金融机构。

根据HKAA第5(a)条,美国国务卿在与美国财政部长协商之后,识别出任何对中国政府未能履行其在《中英联合声明》或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规定的义务正在起到实质作用、已经起到实质作用或企图起到实质作用的外国人士,并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

3月16日,拜登政府大幅增加了目标单边制裁的中国官员的人数,其中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14名副主席,来自香港警务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的官员。此外,继2020年10月制裁11名中港官员后,HKAA新增加了对24名人员的单边制裁。

根据HKAA第5(b)条,美国财务部长在与美国国务卿协商并依据第5(a)条提交报告后的30-60天内,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指出哪些外国金融机构在已知的前提下,与第5(a)条报告中列明的外国人进行重大交易。HKAA第7(a)条中下规定的制裁清单适用于此类外国金融机构,包括禁止外汇交易和银行交易。美国财政部承诺在依据第5(b)条将外国金融机构列入报告之前,将会先联系该机构。在2020年12月,美国财政部曾发布报告,声明并未发现任何外国金融机构存在与已知列入第5(a)条所涉报告的外国人进行重大交易;迄今为止,暂无发布任何有关对外国金融机构故意与新增被制裁人士进行重大交易的报告。

结语

拜登政府近来采取的措施给中国信息和通讯技术服务公司和外国金融机构在中国进行交易带来了新的风险。在这样的背景下,普衡将随时协助您应对与飞速变化的中美商业环境有关的任何风险。

以上内容为英文版本译本,如中英文版本有任何差异,一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Click here for a PDF of the full text

Contributors

Image: Scott M. Flicker
Scott M. Flicker
Partner, Litigation Department

Image: Charles A. Patrizia
Charles A. Patrizia
Partner, Litigation Department

Image: Randall V. Johnston
Randall V. Johnston
Associate, Litigation Department

Image: Quinn Dang
Quinn Dang
Associate, Litigation Department

Image: Talya Hutchison
Talya Hutchison
Associate, Litigation Department